T01~T04版
    當英軍在滑鐵盧擊潰拿破侖的那一刻,一輛特快四輪馬車向布魯塞爾疾馳而去,然後駛到海邊,再揚帆過海抵達倫敦。第二天,英國獲悉自己勝利的消息,這時,布魯塞爾和德國都已響起了勝利的鐘聲。這是作家茨威格筆下的《滑鐵盧的一分鐘》。而就在昨天,在茨威格殞身的土地上,巴西人遭遇了屬於自己的“滑鐵盧的六分鐘”。而今時今日的人們已不需要等待,全世界同一時刻見證了一場屠殺。
    90分鐘的比賽,對於巴西人來講,也許像一個世紀那樣漫長。甚至這已經不是比賽,而是折磨,就像一場古老的凌遲,一定要割足夠的刀數,撐到足夠的時間,速死都成了一種奢望,鮮血淋漓,觸目驚心。而且,對手是德國隊,這個一根筋的民族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也許對他們來說,全力以赴才是對敵人最大的尊重。真應了老羅那句名言,他們不是為了輸贏,他們只是認真而已。看著比賽我在想,正在受刑的巴西人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?茫然、憤怒、絕望?或者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該選擇怎樣的心情來面對現實,恐怕和球員一樣,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    對這場慘案,很多人歸咎於斯科拉里,認為他的臨場指揮出了問題。的確,和優勢敵人硬打硬拼,這是“左傾”錯誤思想。但斯科拉里不能不這樣做,因為他率領的是巴西隊,而且還是在本土作戰。巴西人對巴西足球的要求是,不僅要贏,而且要贏得漂亮,決不能苟且偷生。即使當年佩雷拉率隊奪取了世界冠軍,巴西人仍然認為那是醜陋的勝利。所以,和德國人對攻的戰術,不光是斯科拉里決定的,更是全體巴西人決定的,是驕傲的巴西足球傳統決定的。然而對這支孱弱的巴西隊而言,這是無法承受的重壓。斯科拉里當然有他的責任,那就是在他沒有足夠底氣的情況下,拒絕了那些偉大的球員,比如小羅,比如卡卡。你可以像雅凱那樣拒絕坎通納和吉諾拉,但你手頭上得有齊達內和亨利。否則當巴西隊遭遇逆風逆水的時候,你指望誰站出來穩定軍心?愛哭的內馬爾,還是連點球都不敢罰的席爾瓦?更可悲的是,昨天的比賽連這兩個人都缺席了。
   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,這兩個缺席的球員所遭遇的不幸,現在看來反而成了某種幸運。起碼給巴西人留下了因為他們不在場上的藉口,以及假如他們在場上的遐想。其實我們都知道,即使他們在場上,這結果恐怕也改變不了,也許能改變比分,也許連藉口都沒有了。反過來講,巴西之前的幸運,現在豈非成為了某種不幸。如果他們在點球大戰中敗給智利,如果他們在加時賽中敗給哥倫比亞,那他們走得將會比現在體面得多。只能說,一切都是命運,一切都是煙雲。
    昨天,是巴西人最長的一天。這一天將會作為本屆世界杯最大的烙印載入足球史。所有目睹這場“屠殺”的球迷,都將化身為游吟詩人,把每一個細節流傳下去,千百年。在電影《帝國的毀滅》里,希特勒對戈培爾說:這場戰爭是德國人民的選擇,現在他們要為這選擇承擔後果。且把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送給巴西足球。毀滅之後呢?三四名的比賽也許是一個機會,無關輸贏,只關乎如何面對世人。長歌當哭,是必須在痛定之後的,當儀式般的國歌再次唱起,當音樂停歇,希望巴西人還有勇氣縱情高歌。
  (原標題:德國7比1勝巴西創20項紀錄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

av08avabi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